恩阳区:探索建立“片区”纪检巡查组破解“监督难”

来源:恩阳区纪委监委浏览:1037次发布时间:2018-09-28

 观音井镇“片区”纪检巡查员正在群众家中进行问题调查核实 (2).JPG

巴中市恩阳区是四川省近年来成立的新区之一,新区建设之初,90%的信访问题在农村,80%的被信访对象主要是农村基层干部,基层信访、“微腐败”时有发生,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村(居)纪检小组没有真正发挥基层监督作用。

为了打破此“桎梏”,近年来,恩阳区积极探索开展乡(镇)村(居)纪检巡查组改革,成立“片区”纪检巡查组,招募“片区”纪检巡查员,通过交叉监督方式,有效地打破了地缘关系这一“枷锁”,充分地调动了“片区”纪检巡查员的监督主动性。纪检巡查组改革后“脱胎换骨”,为全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等各项事业健康发展提供了坚强的纪律保障。

打破地缘“枷锁”,改变“同一口水井喝水”现状

“基层的村干部有其特殊性,不能像乡(镇)干部一样广泛交流使用,地缘关系始终都是一个‘枷锁’,大家都是同村人,‘都在同一个井里喝水’,可能纪检组长与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是亲戚关系,这样情况下,监督作用发挥可想而知。”原恩阳区观音井镇细桠村纪检小组长李浩提及改革前的监督工作时坦言道,他认为纪检小组长碍于面子不敢监督本村党支部,从而形同虚设。

同时,原村级纪检小组长基本由年龄偏大的老干部担任,文化程度、学历等较低,工作方法还是农村的老一套,作用发挥不大。

面对这样的“枷锁”,恩阳区纪委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撤销现有村(居)纪检小组,设置乡镇纪检巡查组,在乡镇行政区域内将村(居)划分为若干责任片区,分片设立乡镇纪检巡查组,人员重点在乡镇辖区内退休干部、离职村干部和优秀年轻党员等中选聘,由乡镇纪委进行统一的业务培训、规范岗位职责、进行工作考核,受乡镇纪委直接领导,接受乡镇纪委的统一管理。原有的地缘关系和亲戚关系被打破,“无效”监督最终变“有效”监督,监督的有效性得以充分发挥。

“我们镇有30个村,现在将30个村划分为4个片区,由8名‘片区’纪检巡查员交叉跨区督查,这样既克服了人员亲疏问题,又提升了监督效果。”恩阳区渔溪镇纪委书记吴高效表示。

调动工作“激情”,“被动”监督变“主动”监督

据了解,在改革前,一名纪检小组长每月的工资仅有150元,待遇有待提高是全区纪检小组长的共同呼声,“就算是外出务工的人,一天的工资比我一月还高,领着这么一点钱,谁还愿意去得罪人呢?”回忆起当初每月领着如此微薄的薪水时,李浩说道。

同时,也有个别群众反映:“根本不知道纪检小组长是干什么的”。由此可见原村(居)纪检小组长并没有真正“沉下去”。解决待遇问题成了能不能真正调动基层纪检干部工作积极性、发挥有效监督的重要因素。

改革后,在不增加财政支出的前提下,整合原村纪检小组长工作补贴的基础上将待遇提高到10001500//人,与村“三职干部”的工作补贴基本持平,极大的调动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现在待遇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就感觉到了自己岗位的重要性,再苦再累也有个奔头,干工作也就更有动力了。”纪检巡查员郑张银笑着说道。

随着“片区”纪检巡查员待遇的提升,他们的月均履职天数由改革前的0.4天上升至现在的12天,如今这样的“主动”监督模式在恩阳区已经从2个试点乡镇扩大到7个乡镇,据悉,下一步,此模式将在全区27个乡镇(街道)437个村(居)全面铺开。

“沉下去、摸问题”,“精准”监督成常态

回想起2017年自己利用工作便利将未通过农村低保民主评议的村民纳入低保的情景,恩阳区观音井镇万寿村党支部负责人郑华荣仍觉得内心愧疚,“我作为村委的带头人,这样的违纪行为群众怎么看待我?自己做的不对,错了就是错了,现在想起这个处分也很及时,更为我敲响了警钟。”

而发现这一违纪行为的正是负责监督该村的纪检巡查员。

改革后,“片区”纪检巡查组改变过去“坐等访”的工作方式为“主动寻”“精准找”,重点盯住党员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全面监督村“两委”各项工作的开展情况,特别是在涉及资金方面加大督查力度,给党员干部传导了压力和责任。

“我们直接深入到群众中,面对面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并将所掌握的情况和收集的意见,汇总后报镇纪委,这种单线垂直的联系方式,确保镇党委、纪委能够迅速直接真实了解各村工作开展情况及群众的思想动态,更能够及时掌握农村基层存在的问题线索,我们是代表镇纪委的!”张浩自豪地说道。

“在乡(镇)村(居)建立‘片区’纪检巡查组,为深入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加强反腐败斗争打下了坚实基础,这是党在基层最‘接地气’的监督机构,是推进纪律检查体制改革的大胆实践,是预防和惩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的最前沿,片区’纪检巡查组真正成为了基层抓早抓小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恩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虎开仲这样评价“片区”纪检巡查员制度。

(撰稿:蔡凌 邓誉 审稿:赵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