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日报:寻找景龙呈

来源:四川日报浏览:1596次发布时间:2018-08-06

2fefe07f5546077e705a736d2a371c46.jpg

景龙呈为文峰乡土门村困难群众发放产业发展奖补资金 

一次令人痛心的意外,让景龙呈的生命年轮定格在42这个数字上。
  斯人已逝。但过往3月,“景龙呈”这个名字却从通江、从巴中不胫而走,传遍巴山大地。
  与他曾有过交集的人们无不扼腕、无不痛惜。
  他的朋友们说,景龙呈是“铁脑壳”,只讲原则不认情面;
  被他巡察单位的干部说,景龙呈是“紧局长”,不放过任何一个违规违纪线索;
  通江县文峰乡土门村村民说,景龙呈是与我们同坐一条板凳的“乡里人”;
  ……多重的面孔下,景龙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流火七月,在这片浸染着革命先辈热血的红土地上,记者寻找着,思考着。
一本笔记 诠释使命担当
  2018年7月19日,记者走进通江县委巡察办510室,景龙呈曾经使用的办公桌干净整洁,仿佛他从未离去。在第二巡察组工作记录上,他的签名永久停留在2018年4月19日。
  4月20日中午,在从铁溪镇开展巡察返回县城开会路上,景龙呈因车祸遇难。
  景龙呈什么样子?“他中等偏胖的个子,圆圆的脸庞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儒雅,永远都是乐呵呵的。”县委第三巡察组组长靳选斌的话让记者对景龙呈有了初步印象。
  “但给人春天般温暖的景龙呈对监督检查发现的问题,眼里却容不下沙子。”靳选斌话锋一转。
  2014年,在景龙呈担任县财政监督检查局副局长后,与时任局长靳选斌共事4年。让靳选斌记忆最深刻的,是2016年的一次检查。
  当年10月,县财监局开展财政资金安全检查时,景龙呈发现三合乡财政所原副所长向某涉嫌多次挪用单位公款,数额巨大。“当时有人建议,都是财政系统干部,敦促他立即缴回挪用款,给予党纪处分即可。”靳选斌回忆,但景龙呈找到靳选斌,说明不“放水”的原因。随后,县财监局将这个重大线索移交纪检部门,通江县纪委监委最终对向某启动纪检监察程序,并移送司法。这是通江县监察委员会成立后首例留置案件。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多年来,正因为景龙呈在财政监督检查和巡察工作中要求极为严格,不少敬畏他的人称他为“铁脑壳”“紧局长”。
  通江县一名县局领导到巴中市开会,报销了750元差旅费,景龙呈在检查查阅会议通知时,发现明确规定食宿费该由市局承担,按规定生活补助不能回单位报销,于是他找到这位领导说明情况,该领导红着脸退回了这笔不应报销的生活补助。
  铁面无私,敢于逗硬,这就是景龙呈。
  县委第二巡察组组长周凯与景龙呈共事两年,他告诉记者,2017年景龙呈被抽调参加县委第三轮巡察。在圆满完成任务后,他又主动申请参加第四轮巡察。县级巡察范围相对较小,人缘关系复杂,有人善意地劝他说,“县一级是熟人社会,容易得罪人。”但他说,“我从事的财政监督检查本身也是得罪人的工作,但我没有整人害人之心,正因为是熟人,宁愿现在听骂声,不愿听他们以后的哭声。”
  景龙呈常对同事说,监察工作中,吃了口软,拿了手软,在认定巡察对象责任时就会打折扣。“他这样说也这样做,即使工作时过了饭点,也是自己在街上小店解决。”周凯说。
  2018年4月,景龙呈因工作出色,再次被县委抽调参加第四轮巡察工作,并担任县委第二巡察组副组长。
  在巡察中,景龙呈发现有国家公职人员长期借用单位的公款没及时归还。他提出的建议被采纳,通江县在全县对“公款私借”现象进行清理,一个月就收回“公款私借”1200多万元。
  在巡察中,因为景龙呈创新运用大数据比对全县几千名享受特殊政策人员的真实情况,最终发现共有100多名不符合享受条件人员,并责成某局及时进行清退处理。
  仅仅在第三轮和第四轮巡察中,景龙呈就反馈整改问题110个,移交问题线索52个,有针对性地提出合理化意见建议16条。“他翻阅的878本账本,摞起来有5米多高。”周凯说。
  景龙呈曾在笔记本上写下一段话,体现了他对巡察工作最朴实的理解:“在县级建立巡察制度,要充分发挥好基层巡察的‘探照灯’和‘显微镜’作用,使基层政治生态风清气正,是我们每一名基层巡察干部必须思考的核心问题。”
  忠诚、干净、担当,这是景龙呈这个巡视巡察干部留给记者的印象。
一张借条 彰显爱民情怀
  “渭城朝雨浥轻尘,土门不舍有情人。”土门村村民蒲正炳坐了两小时车程,从土门赶到县城,在景龙呈的追悼会上,他用哽咽的声音念出祭文的第一句。
  “眼泪花打转转,读不下去了。”7月20日在土门村,见到记者后,蒲正炳说。
  2015年9月,根据组织安排,景龙呈到土门村任驻村第一书记。当时的贫困村土门村是典型的“三无村”:无办公阵地、无安全饮水、无主导产业。该村人心存怨,甚至选不够村干部。
  景龙呈在县财政局共事多年的同事,当时在另一村担任第一书记的何槐告诉记者,景龙呈采取了“笨办法”去打开局面,那就是和村民打成一片。
  “他穿着迷彩服,背一个水壶,脚下穿一双胶鞋,在门外见到我95岁的母亲,一边搀扶进屋一边问她身体情况。”时至今日,第一次在家门口见到景书记踏访民情的场景还深深烙在蒲正炳脑海中,“一下子,我就觉得他就是我们的‘乡里人’。”
  土门村村民回忆,景龙呈抱着被褥、泡菜缸来到土门村,自己种菜自己做饭。他经常自己下厨炒菜做饭请村干部和村民,一来二去就和当地人打成了一片。渐渐地,人们愿意和景龙呈交流,也愿意听他讲“邻里和睦”“自力更生”那些道理,村干部顺利地选举出来。
  当务之急是建强两委班子。土门村村主任潘庆泉记得,“以前村干部纪律意识薄弱,景龙呈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建章立制,让村干部准时上班并在他的笔记本上签到。同时,他又到县里争取到村级组织阵地建设项目落户土门,落成搬迁当晚,他专门同我喝了一顿酒。”
  村民生活状况是景龙呈时刻的牵挂。时任县财政局局长张明道记得,涉及土门的安全饮水工程项目立项后,景龙呈一有空就往他办公室软磨硬蹭要资金。上级资金一到县上,张明道就以最快速度下拨文峰乡。
  景龙呈说,“村民的事,大事帮不了,小事帮到底。”他的同事肖也静记得,每次回县城,景龙呈都要大包小包携带村民种养的农产品,“到办公室扭着同事们多少买一点。他说反正都要吃,城里的没有山里的绿色。”
  而在景书记的鼓励下,蒲正炳发展起了肉鸡养殖,“景书记还找来县上的专家给我们开农民夜校,讲养殖技术。今年,我又养了几头猪,年底脱贫有信心了。”
  在景龙呈家,记者见到一张借条,上面写着“今借到景龙呈现金10万元”,借款人落款为“刘传友”。
  借条背后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11月6日。当年初,刘传友到土门村发展核桃种植,土门上百村民在种植园里打工。没想到要到年底时,资金周转出现困难,村民工资要结算,种植园基本运转要保障,这些都要钱,刘传友差点一夜白头。
  6日下午,景龙呈事先没打招呼就走进刘传友的办公室。面对记者,刘传友回忆往事仍难掩激动,“景书记说我遇到点困难,这些钱先拿去渡过难关。”然后,景龙呈从挎包里拿出10万元现金放在办公桌上。
  喝口水,平复下心情,刘传友继续倾诉:“由于工资发不够,不久又向他借了5万元。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家大部分的存款了。而当时,景龙呈一家3代5口还挤在一套60平方米的蜗居里,直到2014年才首付10万元贷款买了一套改善型住房。”
  一个基层干部,这样的精神品质从何而来?土门村老党员张清德为记者解开谜底,“一次闲聊中,景龙呈说,他自己的外祖父是一位在乡老红军,当年为了乡亲们能过上好日子闹革命,他从小耳濡目染,自己也是党员,因此有责任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
  7月20日,记者站在土门村支部活动室楼顶,眼前千亩核桃已挂果。就在今年,土门村将摘掉贫困村的帽子。

一篇作文 透出铁骨柔情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俩站着不说话。陪伴不过如此简单,可是草不再有,叶子也已飘落,只剩下我一个人,怎样才算得上陪伴呢?”
  这是作文《一起走过的雨季》中的一段。景龙呈走后,儿子小景用笔记录下思念之情。
  陪伴难道是奢侈品?在周凯眼里,对于景龙呈就是。
  在景龙呈出事的头天晚上,周凯与他边散步边聊天。“这周末,我要去绵阳看儿子。”景龙呈笑容中带着惆怅,“孩子中考填报志愿,帮他看看,这些年亏欠他太多。”
  “小景在绵阳读寄宿学校,景龙呈工作忙又抽不开身,爷俩一个月才能见一次面。”周凯对记者解释,“聊天中,景龙呈谈得最多的就是儿子。”
  而在妻子林梅眼中,景龙呈是一个工作狂。2017年2月,景龙呈被省级医院确诊患有自免疫性脑炎,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脑炎。出院时医生嘱咐他至少休息半年时间,严禁从事高强度的工作。
  “我在偏远乡镇上班,不能天天回家。出院三四天,景龙呈就给我打电话,说在家里好难耍,单位又有一大堆事。”林梅对记者说,“他就是一个坐不住的人。”
  由于对巡察办隐瞒了医嘱,周凯至今都懊悔:“我不知道他病得那么厉害,该请长假休养。当时只看到他精神状态还不错,认为他业务精通、遇事担当,就叫他参与第三轮巡察。”
  “五弟觉得亏欠的还有父母。”三哥景奇呈说,家里兄妹5人,哥姐经济条件都不好,五弟景龙呈成了顶梁柱。80多岁高龄的双亲长期患病,照顾两位老人的重担全落到了景龙呈肩膀上。
  但是由于工作繁忙,景龙呈经常无暇照顾老人。2016年7月,母亲重病住院期间,他也来不及多加照顾,在短暂陪护后就把母亲托付给亲友,毅然奔赴土门村扶贫第一线。“他当时给我提及此事,语带哽咽。”何槐对记者说,在景龙呈的鞋里,总有一双鞋垫,“那是他母亲每年给他纳的,景龙呈走到哪里都垫在脚下。”
  铁骨柔情,让人唏嘘落泪。站在通江红军烈士陵园,园内的巴山茅草迎风摇曳、沙沙细语,仿佛述说红军精神接续相传的故事。
  一路寻找,记者发现这个永远挂着笑容的汉子心里,有着一副铮铮铁骨,他内心一直未曾有过丝毫改变和动摇的,是他对党和人民事业的执着与坚守。
  铁骨燃尽,唯留初心。

(四川日报记者 陈松